嘉恩好幾天沒見到流川,這天她來到他們喜歡的自助餐店,一進門就看到流川坐在角落的背影。已經過了吃飯時間,店裏沒什麼人。流川面對著一面白牆發呆,盤裡的食物動都沒動。嘉恩點了流川最喜歡的宮保雞丁,悄悄在他身旁坐下,撥了些雞丁到他盤裏,轉頭一看,卻看到淚水從流川的臉頰慢慢滑落,嘉恩呆住了。
「怎麼了嗎?發生什麼事?流川你告訴我好不好!」

流川什麼也不說,兩個人默默的吃著飯。這可能是嘉恩吃過最食不下咽的一餐飯了。走出自助餐店,嘉恩想說些什麼,突然街角竄出一個人手上拿著麥克風,背後還尾隨一個扛攝影機的。

「劉杉峰同學,這是你的女朋友嗎?之前我就發現你們兩個常去圖書館找資料,你是怎麼發現你父親有貪污的嫌疑?」

嘉恩捂著嘴完全不知怎麼回應。流川一把牽起她的手,鎮定的往機車走去。那個明顯是記者的人完全不放棄,一直將麥克風往嘉恩面前推擠。
「女朋友說些話吧,你是不是也知道男朋友家的秘密?」

流川伸手擋開麥克風,轉頭和記者說:
「不要打擾她!」

沒等記者反應,他迅速和嘉恩騎上機車離開,只聽到背後有人大聲喊著:
「快追上去,別跟丟了。」

為了甩開記者,他們在大街小巷繞了好多圈,回到家已經天黑了。機車一靠近,大批記者一擁而上,思想起的大門竟掛著公休一天的牌子。流川努力擁著嘉恩擠進大門,裏面坐著恩爸恩媽,四個人無言以對。恩爸打破沈默:
「這些記者已經等了一下午了。」

「對不起爸媽。」嘉恩覺得好愧疚,害家裡連生意都做不成。

流川默默站著,突然下定決心似地轉身過去緊握住嘉恩的肩膀,深深地看進她的眼睛裡。
「記住,就算分開,我們的心會一直一直地在一起。」

然後他轉向嘉恩爸媽:
「是我的錯,沒能照顧好嘉恩和你們,我會讓嘉恩自由的。」

說完流川打開門走了出去,嘉恩急撲著要去阻止,卻被恩爸拉了回來。
「流川是個聰明的好孩子,他知道該怎麼做。你要相信他。」

嘉恩眼睜睜看著流川被記者包圍淹沒,隔著門她的淚也不禁流了下來。

⋯⋯

天亮之後的第一件事,就是衝到宿舍去找流川。開門的是阿慶。
「我正要去問妳怎麼回事?我昨天回來很晚,發現流川把他的東西都搬走了,打電話給他也不回,嘉恩妳知道他去哪裡了嗎?」

嘉恩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,她大概了解流川要給她的自由是什麼了。

那天之後沒有人再看過流川,他好像自人間蒸發了,學校只知道他辦了休學,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,包括嘉恩。尋寶社辦了好幾次尋找流川的活動,但大家心裡明白,這位前社長如果真要藏起來,是沒有人能找得到他的。

嘉恩表面上看起來一切如常的生活著,她在課業上的表現異常優秀,對朋友同學依然很友愛,可是大家都知道她不一樣了。剛開始時還會有人在她背後指指點點,
「看,流川的女朋友。」

時間久了,大家好像逐漸遺忘曾經有流川這個人,只有在偶爾幾個不知死活的傢伙,居然想放膽追嘉恩,會被人維一句「找死嗎,不看看嘉恩的前男友流川有多優秀,嘉恩會看上你們?」給堵回去時,大家才突然想起流川不在了。

嘉恩常去探望因貪污瀆職被監禁的川爸。川爸刑期不長,檢調單位看在他配合調查且頗有悔意的分上,希望他能自新並誠心學會為人民服務。在有限的會面時間裡,嘉恩確認了川爸雖然做了錯事,但他對孩子的愛是真實的,他只是不知道如何用兒子需要的方式去愛他。嘉恩還去找過李來,可是李來搬走了,沒有人知道他去了那裡。

隨著尋寶社成員陸陸續續畢業的畢業,當兵的當兵,就業的就業,一晃眼嘉恩也要離開學校了。她順利考取了公費留學,一如計劃的到英國唸口譯。國外的生活很孤單很辛苦,嘉恩甘之如飴。她希望恩爸恩媽了解,這個學位是為了她自己,也是為了流川唸的。她不知道如今流川在哪裡,她只知道他們兩人的夢她要完成,因為他們的心從來沒有分開過。

⋯⋯

「歡迎林嘉恩衣錦還鄉載譽歸國」
一出機場海關就看到一個大紅布條,旁邊站著笑臉迎人的鄭人維。

「吼,鄭人維,你可以再誇張一點!」
嘉恩迎上去給人維一個大擁抱。

「好啦,大家都在妳家等著替妳接風,走囉!」

嘉恩好希望這個「大家」包括流川,可是她明白這是奢望,這些年沒有人敢在她面前提流川。滿滿的失落在一踏進思想起之後就被濃濃的愛給填滿。爸媽添了幾絲白髮,還是一樣活力充沛;Tracy一畢業就被阿慶迫不及待的娶回家,結婚第1年就添了一個寶貝兒子,被大家嘲笑是最趕進度的一對;日祁和小薇動不動就往山上跑,替山上的孩子們送書和補給品,被稱為最有大愛的一對;Jacky和阿弟還是兩個大光棍,這些年沒什麼長進,成天嚷著相親交女朋友;白雪在事業上小有成就,年紀輕輕就當了小主管。嘉恩偷偷把白雪學姐拉到一旁:
「學姐,妳找到那個妳愛他他也愛妳的人了嗎?」

白雪害羞的點點頭,目光滑向人維。

「不會吧,鄭人維? 」

「什麼會不會,有志者事竟成你懂吧。像我這麼優秀的人,白雪怎麼捨得錯過?」
鄭人維這個點子王網路事業越做越大,這些年連他老爸都讚不絕口,再也不是那個一遇到流川就遜掉的學弟⋯一想到流川,嘉恩的心情不禁又低落下來。

小薇悄悄的貼近她,避開眾人輕聲說著:
「嘉恩,前一陣子我和日祁上山,去那個我們曾經去過的庇亞晴,發現那兒有一座川恩園,專門種植有機生鮮蔬果。當地人告訴我們那是四年多前一對父子去那兒經營的。剛開張時叫來園,後來沒多久兒子離開了,爸爸就把它改名川恩園,說是為了等他乾兒子和乾兒媳婦回來。」

嘉恩瞪大了眼:「川恩園?」

「對啊,你說是不是太巧了,時間點也剛剛好。日祁一直追問那個兒子去哪裡了,他們都說不知道。我們去找那個爸爸,他也什麼都不願意說,只請我們吃了一頓好好吃的有機養生餐,還給我們一盒超好吃的麻糬。」

麻糬?嘉恩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。

「是啊!他還告訴我們寶藏要有緣人來尋。」

之後的整個晚上,嘉恩再也聽不進其他的對話,大家都當她是長途旅行歸來,決定提早收攤讓她休息。當她終於獨自坐在自己房間的書桌前,細細沈思著,她不自由主的拉開抽屜,取出那個許久不用的BB Call。流川是那個打給她人生笫一通BB Call的人。它有多久沒響了?

⋯⋯

第二天嘉恩起了個大早,梳洗完畢後在樓下遇到正要開店的爸媽。
「沒時差哦,一大早就要出去。」恩媽關心女兒。
「讓她去啦!她要去尋別人家的寶!」恩爸心知肚明。

在去庇亞晴的路上,千百種想法在嘉恩的心頭輾轉。流川當初應該是拿了他爸爸給李來的三千萬,到庇亞晴重新開始。他一定用誠心取得了李來的諒解,才能和李來以父子相稱,胝手䏦足地建立來園,還給李來原本擁有的土地。可是流川他自己呢?為了上一代的恩怨和迷思,還有承諾給嘉恩絶對的自由,他選擇放逐自己。現在的他自由了嗎?想到這嘉恩就覺得心疼。

站在川恩園門口,嘉恩猶豫著,李來將來園改名川恩園,是希望有一天流川和她都能回到這片土地上重新開始嗎?遠方一個熟悉的身影慢慢靠近,乍看之下以為是流川,嘉恩心臓快跳出來,走近了發覺竟然是川爸。

川爸看來完全不一樣了,穿著汗衫短褲脫鞋,皮膚黝黑,肩上還扛著一把鋤頭。他熱絡地招呼著嘉恩,好像一點也不意外她的到來。
「李兄,快來看,嘉恩來了!」川爸朝遠處喊著。

另一個慢慢靠近的人影果然是李來,流著滿頭大汗快樂自在的李來。
「來了來了,終於想到要吃我的麻糬來了!」

嘉恩目瞪口呆眼前這一對原本該嘶殺成仇的人居然如此和樂融融。川爸讀到了她的疑惑:
「我一出獄李來兄就把我接了過來,他說兒子積的福德要我來享。我一來就愛上這裡的純樸和美麗,原來日子可以過的這麼單純快樂,以前那種爾虞我詐真不是人過的,我現在終於了解我父親和流川追尋的自由是什麼了!」

「自由什麼,還不趕快去挖井,就知道摸魚。」李來吼著,兩個農夫互看一眼大笑起來。

笑夠了川爸轉過頭來:
「對了,流川媽媽也在這兒,不過這兩天她人去臺北參加一個新書發表會,嘉恩妳還沒見過她吧?」

「誰在乎你老婆在不在啊!」李來打趣地看著嘉恩,「她應該是來找另外那個喜歡吃我麻糬的人吧!」

「誰喜歡吃你的麻糬?人家是客氣你還不明白!」川爸立馬反擊。

就在嘉恩快要忍不住阻止兩位長輩的嘻戲切入正題時,包包裏的BB Call響了!
「咦!誰call我?早上才重新開機的⋯」自言自語的嘉恩一看愣住了:「byacing-3631。」

出國回來重新啟用後第一個call她的,又是她魂牽夢縈的3631。川爸和李來互望一眼,「說曹操曹操就到。你們倆的默契我們是沒話說的。快去吧,嘉恩!這一天你們等的夠久了。」川爸拍拍嘉恩的肩。

嘉恩不記得她是以多快的速度衝到神木那兒的,一路她只想著,那兒埋藏著當年他們的夢,那兒有她摯愛的流川。

遠遠嘉恩就看見那個再熟悉不過的背影。那個教會她自由,卻又因為自由而離開她的人。那個背影就像她最後一次在自助餐店看到的那樣孤獨,可是卻多了一股沈穩堅定的力量。

隨著嘉恩靠近的腳步聲,那人回轉身來,看到嘉恩時竟有幾分錯愕,脫口說出:
「這麼快就來了?妳不會一直在等吧?」

原本複雜的情緒,卻被流川的問話弄得哭笑不得。
「對啊,我一直在等你call我。」嘉恩小聲的加了一句:「一直在等⋯」

不等嘉恩把話說完,流川大步對著嘉恩走來,沒有任何猶豫的,將嘉恩緊緊擁入懷中。他們靜靜聽著彼此的心跳,好像,他們從來不曾分開過。

「那個分開小練習,一練就練了四年多。」嘉恩在流川懷裏嘟噥著。流川笑了,將嘉恩抱得更緊些,還是我那全部都可愛的嘉恩啊!

「我以為一個人待在英國會變得更獨立。」流川揶揄嘉恩。

「要不夠獨立哪能撐到今天?」嘉恩推開流川,「你知道我去了英國?」

流川重新將嘉恩攬入懷中,溫柔地理著她的髮絲,那是這些年他生活中最美好的回憶,支撐他在最艱難的時刻走過來的動力。

「我還知道妳大三時有八個不知死活的傢伙紅茶告白,大四時五個,都被鄭人維一一擊退。」流川嘴角掛著濃濃笑意。

「你? 」嘉恩又想推開流川,這次流川怎麼也不鬆手。

「妳去英國時我差點想跟著妳去。人維提醒我讓妳走妳想走的路,做妳想做的林嘉恩,而不是流川的嘉恩。」流川把頭埋進嘉恩頸項的濃髮,「所以我當完兵去了德國,比妳早幾天唸完法律回來。」

「所以鄭人維從頭到尾都知道你在哪卻不告訴我!大叛徒!」

流川這下子不得不鬆開咬牙切齒的嘉恩定定看著她:
「人維一開始並不知道。我開頭最艱難的幾個月是為了取得李來伯的信任,和他一起開拓一片土地。等到不得不去當兵的時候,我想妳想得厲害,卻怕去找妳又被記者盯上,才會找到人維,請他幫我照顧妳。」「人維真的很夠朋友,他也是我當兵時唯一來看過我的人。」

聽到這嘉恩的心又糾結起來,她輕輕撫著流川的臉。

「這些年你一個人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委屈,為什麼不讓我陪你?」

流川的眼中多了一些滄桑,可是多了更多溫柔和體諒。
「我如果自己不自由,就無法給妳真正的自由和幸福。」㳘川牽着嘉恩在神木下的石階坐下。

「我爸被關起來後,我開始重新思考我理解的自由。我爸之所以那麼市儈現實,是因為他看到爺爺因為自己的理想主義吃盡苦頭和不自由。他以為只有做和爺爺相反的事,他才能保護我們這個家和我。我沒有試著去理解他,也不給他機會理解我,才會隔閡越來越大。我最大的不自由,其實源自於我不願試着去了解和接受身邊最親近的人。」

「像我媽選擇逃避,她越逃越不自由。她過的一點都不快樂。直到她認真檢視她的婚姻,面對我爸和她之間的問題,她的逃避才真正有了解答。」

嘉恩發覺自己更愛這個四年後重逢的流川了。她用手環住這個更有溫度的男人:
「所以你認為現在你對自由的理解,足以讓我自由和幸福了嗎?」

「我只知道妳的愛和包容讓我勇敢,讓我在最絕望的時候不放棄希望。是妳教會我真正的自由,妳的愛讓我自由!」流川將嘉恩拉近自己,小小聲在她耳邊説:
「所以未來的人權律師劉杉峰,現在可以親一下會為他帶來一生幸福的林嘉恩嗎?」

「你說的哦!你的一生幸福在我手上,永遠不分開⋯⋯」嘉恩嚷著。

「我們其實從來沒有分開過!」流川將嘉恩的手放在自己心口,溫暖的唇貼上嘉恩。

劇終

----------

作者後記: 我經常故事看不到一半就猜到結局。但經史上最強自由編劇團隊多次打臉後,我決定大膽破解編劇舖梗,直接挑戰自由大結局!礙於耳聞之後有電影面世,揣測結局得停在電影接得上的點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猶他豆豆的部落格

猶他豆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米酒媽媽
  • 真的寫超棒的!!!!好好看,完全合理又讓人滿足誒~~謝謝豆豆^^
  • 常看妳的補腦文,膜拜!

    猶他豆豆 於 2014/05/29 11:11 回覆

  • 米酒媽媽
  • 別這麼說>///<,妳寫的這個破梗結局好棒,文筆又好好,像是在小說版的結尾給了感情和溫度一樣,還有小說和電視所欠缺的合理解釋,我好喜歡妳分析的流川和李國毅,條理分明又完全寫到我心裡.
  • 真有意思,因為一部戱大家找到不少知音。顯然眾人心中的自由年代雖各有千秋,但無非都是為了在不完美中尋找(或妄想)一塊浄土。又,沒看過小說,很難看嗎?

    猶他豆豆 於 2014/05/29 12:05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麗津
  • 之前我也有觀賞米酒媽的補腦文,你們文筆及思路怎麼都能這麼棒啊~ 自從"自由"最終回後,說不上來有股氣無處可發洩...今天很高興也有幸看到豆豆您的破梗結局, 及對容毅個性的剖析, 見解真是精闢. 深有同感. 也彌補了沒得到ENDING的遺憾. 感恩你!!
  • 謝謝你喜歡!之前我有幾百年沒寫東西了,中文字都忘得差不多,想不到一部戲威力如此大,讓大家這麼投入,真是太可愛啦!

    猶他豆豆 於 2014/05/31 03:49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juior
  • 我非常喜歡我的自由年代,雖然我不喜歡第27集的結局,但我還是喜歡流川和嘉恩,還有皮卡川使出你的十萬伏特,{嘉恩嘉恩最單純,流川流川最迷人,最配的流恩戀}我愛我的自由年代,永遠支持妳們!!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