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著幾大步距離,他們凝望著彼此,以五分鐘,以沈默,以遺憾⋯然後他揚起眉角,以她最熟悉的那種用鼻孔看人的姿態,朝她微微一點頭,帶著一抹釋懷的笑,踩動踏板,滑向相反的方向。

周繼薇不知自己在原地站了多久,直到一聲甜膩的「馬麻」將她帶回現實。小傢伙一碌骨衝進她懷裏,興奮地展示手上的戰利品,「看,把拔買給我的!」

看著那個五彩繽紛巨型的棒棒糖,她突然有一種時空錯亂的感覺。就在幾秒鐘,或幾分鐘前,戴耀起就在幾步之外。

「怎麼辦,妹妹 (發音每沒)只要一撒嬌,我就投降。」那個緊隨而來滿臉無奈的爸爸,很懊惱地一手抱起志得意滿的小傢伙,「以後該叫你姐姐,看妳怎麼跟我撒嬌!」父女倆展現的完全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。

他終於留意到繼薇的呆滯。「㘈,還在嗎?」

她勉強回過神來,「妹妹,妳又不乖了。」語氣是帶著寵溺的。

小傢伙一臉無辜轉向爸爸,「方,你幫我把紙撕掉好嗎?」拳頭緊握的棒棒糖一把舉在爸爸面前。

袁方仔細溫柔地將糖紙撕掉,「方是馬麻叫的,妳要叫我把拔。」

「謝謝方把拔。」小嘴迫不及待黏上糖果,「可是我是你們小孩,你們卻叫我妹妹啊!」

「妳 ⋯」

看著一大一小認真地計較著,繼薇努力讓自己回到現實。這個重逢她練習了不下上百次,等到真正發生時,才知道什麼叫措手無策。令她自己驚訝的是,當戴耀起自她視線中消失時,她沒有一如預期的,掉轉頭來追上去。她只是呆立在原地。

袁方靠過來,牽起她的手,另一手仍抱著忙吃糖沒空回話的妹妹,「走吧,去晚了不好!」

繼薇看著眼前這個男人,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應該是妹妹出生後,就再也沒抱怨過任何不受控制的聲音了,包括妹妹會講話後的喋喋不休。

「去哪裡啊?」她清了清喉嚨。

袁方停下腳步,頓了一兩秒,「妳忘了?今天是17號!」

兩人一路上沒再說話,除了回應妹妹的童言童語。這些年每個月17,袁方都陪著她一路走到居酒屋,一句話也不問,就轉身帶著妹妹離開,讓她獨自擁有剩餘的夜。

「妳的手很久沒流汗了。」袁方在居酒屋前停下來,想了想,沒有鬆開繼薇濕黏黏的手。「妳,遇到他了?」

一段路走下來她清醒多了。「嗯! 」她不打算說謊。「就剛剛!」

「哦, 」他深深吸一口氣,慢慢將妹妹放到地上,「那⋯」

妹妹一著地,立刻衝上去抱住馬麻。「我不能進去嗎?為什麼不?每次都不行。」

袁方將小傢伙牽回身邊,「我們跟妳講過一百遍為什麼了。現在和把拔回家,喝牛奶準備睡覺。」

小傢伙繼續嘟噥著,繼薇看著袁方,輕輕說了聲「謝謝 」。

「謝什麼?」袁方笑了。「是妳給我機會教我怎麼去愛。該說謝謝的是我。」

袁方和妹妹轉身,一大一小朝著家的方向,一個幸福的方向走去。一直以來,繼薇都以為戴耀起是她唯一的方向。直到今天的偶遇,她才明白她和戴耀起早就錯過了彼此,走向不同的方向。而她的方向,對準的是即將消失視線中的兩個人影。

「噯,等一等!」繼薇趕上去。「今天,你們一起陪馬麻,去想念一個我曾經認識,全世界最好的哥哥,好不好?」

小傢伙的䐉袋歪了歪,「你們一直說要生個哥哥管我,」小孩兒的童言童語「就這個嗎?」

兩個大人笑出來,「生哥哥沒機會了,妳自己想辦法找吧!」袁方一把攬過繼薇,「生弟弟妹妹還有可能。」

繼薇主動伸手握緊袁方的手。「都~過去了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袁方緊緊盯著她,「可是妳的臉需要這麼紅嗎?還在想生弟弟妹妹的事?」

「過分噯你!」繼薇環抱住此刻她生命中最真實重要的兩個人。戴耀起,她記憶中永遠的哥哥。

「走啦,快點!」小傢伙等不耐煩了,拖著兩個大人往店裏走。

裏面響起清脆的「歡迎⋯⋯呃⋯⋯閤家光臨!」

「你們有賣牛奶嗎?我把拔睡覺前要喝牛奶!」

「妹妹!!!」

 

後記:這是我能給妹妹最好的結局。我相信人一但錯過,過多的執著,會帶來更多的不幸。可是也有人以更大的執著,終獲一生摰愛旳,向這些人致敬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猶他豆豆的部落格

猶他豆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俴 誏 ? 闚
  • 種人麼你公到夫對來作他下打有爾,時小國,他都,生做

    免費線﹋上☉看 goo.gl/SbIKlX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